但是过去几年地产去库存的过程中,一方面房地产销售与家具家电消费首次背离,其次在耐用消费品方面,汽车和手机销售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。这些背离的背后一方面是地产对消费的挤出效应,一方面是地产对经济的边际效用日益减弱,因此宏观经济多少承压。

我们可以发现摆在刘士余面前的政策目标内含冲突:一方面需要“灾后重建”恢复资本市场的稳定和防范重大风险。另一方面需要改革优化金融体制(注册制等)、加强监管保护投资者和发挥A股作为直接融资市场的功能。